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武侠修真 -> 问天宝鉴

第六十九九章 晋升内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看的小说haotxt.com    次日一大早,钱阳迎着初升的太阳就出了门,他这次的目的地是内务堂。都已经筑了基,再穿着青袍可就不大合适了。钱阳需要去测试修为,并将身份更改为内门弟子,最重要的是要领取初入内门的奖励。好!钱阳其实就是来领奖励的。他并不觉得蓝袍就比青袍好看,如果可以的话,钱阳倒是愿意就穿着青袍出门,然后跟人打架的时候再亮出筑基修士的身份,他觉得扮猪吃老虎永远是小人物逆袭的不二法门。可惜,宗门总是拿奖励诱惑人,在扮猪和奖励之间,钱阳果断选择了后者。钱阳入内务堂拿出自己的身份牌,又说明了来意,很快便完成了一系列的手续。他身份牌上所记载的身份变成了内门弟子,也成功领到了一袋子各种各样的物品。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他身份信息上那入门十三年的字样实在令人费解,钱阳也就此咨询了帮他办手续的弟子,却只收获了那名弟子的满脸茫然。宗门发放的晋升内门的奖励品算不上丰厚,除了两套蓝袍加上《清灵功》的筑基篇,其余就只有两块中品灵石,一卷《灵兽志「二」》,一卷《佰草集「二」》,外加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沙漏。这个造型诡异的沙漏不由得令钱阳多看了两眼,这沙漏毫无疑问是一件计时工具,有趣的是,这沙漏无论按什么方向摆放,里面的细沙总是会以一个相同的流速向着同一个方向流淌。钱阳用灵识仔细查探了一番,发现沙漏的一端藏着一个袖珍的法阵,正是这个法阵引导着细沙的流淌方向。另外,沙漏的流速极为缓慢,钱阳大致估算了一下,里面的细沙大概可以持续滴落二百年。“正好是一名筑基修士的寿元么?”钱阳苦笑着摇了摇头。沙漏那血红的颜色就像悬在修士头上的一柄利刃,时刻提醒着修士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若是不能突破到金丹期,生命就如同细沙般时刻流逝,在细沙流干之前,修士的寿元就将走到尽头。“还真是一个不讨喜的东西呢!”钱阳把沙漏扔到了手镯的角落里,打定主意没事儿的时候绝对不把它拿出来,直到自己突破以后再换一个更大的!不去理那个沙漏,钱阳开始仔细研究那本《灵兽志「二」》。这是一本记载二阶灵兽信息的工具书,钱阳希望能够从中找到萌熊的蛛丝马迹,也好给自己的修炼提供一些直观的印象。可惜,他很快就失望了,萌熊这种东西并未收录在这本书当中,看来萌熊很有可能是更高等级的灵兽,这也使得钱阳对那本《萌熊变》有了更高的期待。随后的日子,钱阳便开始了宅男般的日常生活,每天只有三件事修炼,读书,喂鸟。修炼一日不可懈怠,钱阳初入筑基,正迎来修炼速度的一个爆发期,想要更进一步,这段时期极为重要。他之前在齐老爹那买了不少筑基期的丹药,为的便是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多提升一些,他的灵石绝大多数也都花在了这个上面。除了修炼功法,钱阳更要匀出不少时间习练法术,随着时间的流逝,《遮天雨》已经被他练得勉强能拿得出手,虽说离遮天蔽日的牛毛细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同时发出二三十根金针已然问题不大,这么一大把飞针若是搂头盖脸冲谁飞过去也是足够唬人的。最令钱阳兴奋的莫过于《萌熊变》终于被他摸到了门槛,运起法术之后,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和身体机能全都提高了一个档次,他最为关注的体力也水涨船高。钱阳觉得自己运起萌熊变再使用神通所能达到的攻击强度,比起不用萌熊变要超出至少五成。这还是《萌熊变》刚刚入门的效果,若是能把这门变身法术修炼到圆满,钱阳实在不敢想象对自己的实力会有多大的提升。据说变身类法术修炼到极致,运起法术后,修士整个身体都将变化成那种灵兽的模样,甚至用肉眼完全无法分辨到底是人还是灵兽。钱阳距离这个目标差距着实太大了一些。确切的说,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他在使用这门法术时,只是感觉自己的肌肉更加紧实了一些,从外表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当然也不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在他使用法术的时候,隐隐觉得自己的黑眼圈似乎比平时重了一些。开始他以为这只是巧合,可随着法术熟练度的提升,他的黑眼圈明显有越来越重的趋势。这就使得钱阳突然产生了某种不太好的联想书上说的“萌熊”该不会是那个东西?钱阳不敢多想,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玄幻的成语相由心生!他实在是害怕自己下意识照着那个黑眼圈的东西去修炼,结果真的把自己变成了那个憨憨萌萌的样子。若是萌熊真的长成那样还好说,可若是自己想错了,结果变出来的和别人完全不同,那可就真的尴尬了。为了弄清“萌熊”的真面目,钱阳还曾特意去藏书阁寻找叶书然,想要从那位博学的师姐那得到些线索,可惜却寻人不遇,只听说她是下山历练去了,这也使得钱阳大失所望。失望之余,钱阳将大多数时间都放在了修炼上,但每天都会拿出一个时辰用来读书,雷打不动。除了读宗门新发的灵兽志和佰草集,他还把前些日子在碎冰河底得到的那些关于古董收藏的书籍都翻了出来细细品读,知识这个东西还是得研究透彻了用起来才会更加顺手。除了这些,钱阳仅有的休闲时间就是逗弄飞戈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飞戈距离可以服用宠灵丹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半年的时间转瞬即逝,钱阳的修为略有进步,达到了筑基二层,飞戈也成功步入了二阶,可与之相应的是钱阳身上的丹药剩下的不多了。筑基期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每进一步需要花费的资源都与炼气期不可同日而语。数千灵石的资源足够一名零基础的少年完成整个炼气期的修炼,却只够在筑基期迈出一步。钱阳废了那么多脑细胞才攒下这么点儿家底,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消耗一空,实在令钱阳感觉万分痛苦。其实他倒不是因为花钱而感到心疼,而是他一想到没有了灵石就必须得出门赚钱,就难免要去缅怀那即将逝去的悠闲时光。就在钱阳纠结的这几日,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儿又搞得他焦头烂额。那一日天刚亮,钱阳正打算出去给飞戈丢两块肉当早餐,却没想到正看见老林头失魂落魄地蹲在飞戈脚边,看样子怕不是在那里蹲了一整夜!钱阳连忙把老林头让进了屋,沏了杯烂茶,便询问起老林头搞成这样的缘由。他本以为老林头今后生命中仅剩的困扰就是能不能找到一个不嫌他老的道侣,可他万万想不到,老林头现在别说道侣没了着落,甚至连命都要保不住了。“隐剑门赖账?”钱阳完全想象不到,传说中无比高贵、正直、无私的中州泰斗隐剑门竟然来了这么一出。隐剑门这一赖账不要紧,清灵宗的损失可就大了,那可是一门地阶高级法术啊!清灵宗拿不到法术传承,自然就不会给钱阳功勋,更不会给老林头功勋,老林头没有功勋就抵不了罪责,抵不了罪责就筑不了基,筑不了基……老林头的寿元顶多也就剩下三五年。老林头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任谁一夜之间就走到生命的尽头也没办法接受,他疯了一样地四处打探消息,询问事件的进展,却没找到任何转机,甚至连具体的细节都没人告诉他,宗门的回复也只是推脱让他耐心等待。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前些日子还好,老林头耐着性子等候宗门的决定,可转眼半年都过去了,他是真等不起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事情仍旧停留在原点,没有任何进展,无尽的绝望几乎就要将他淹没。老林头整日里坐立不安,这一日魔魔怔怔地就寻到了钱阳的住所,只求有人能陪他说说话。听了老林头所述,钱阳心头百味杂陈,却也只能开口安慰“想来宗门无论如何也不会将林师兄卡在炼气期,左右不过是多等几日的事。林师兄且放宽心,待我去找人打探一番再给师兄回话。”“钱师弟能打探到此事缘由?”老林头的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师兄放心,钱阳必定竭尽全力!”钱阳面色坚定,直接把这活计揽了过来,毕竟若非是他因为不愿当引路人,而在试炼中演了那么一出,老林头也不至于要靠着功勋才能筑基。老林头若是真的就这么老死在炼气期,钱阳觉得自己肯定一辈子都无法心安。好说歹说劝走了老林头,钱阳匆匆抹了把脸,骑上飞戈就奔向接天峰去找唐小果。唐小果随掌教居于接天峰,平日里钱阳可从来没有去找过她,他实在不想闲着没事儿总在掌教大人面前晃悠,可是今日人命关天,钱阳也顾不得那许多了。。4好看的小说m.haotx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