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 凰权至上:凤栖吾

369众人团聚?人仰3马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看的小说haotxt.com    “轰”的一声,无数细小的柳叶刀瞬间爆射而出,好似天空飘雪一般,洋洋洒洒。

    无情看着这壮观的场面,眼里露出一抹惊艳,忍不住说道:“小栖,你果然……”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似乎意识到什么,眼底流光一闪。

    凤栖刚刚正兴奋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无情嘴角僵硬了一瞬,微微一勾,“没什么,就是很好奇,你怎么会设计出这样精妙的武器的?”

    凤栖眼中波纹渺渺,“当然是为了对付各种各样的神兽,有时候懒得自己动弹,或者是看着不顺眼,没有动手的。

    比如长得比较丑的神兽,比如身上比较臭的神兽,就像是这一只,根本都不想靠近一下。”

    这算是任性吗?果然很符合她的性子。

    无情站在她身旁静静地看着,再没有开口。

    凤栖看着黑色的巨蛇,而他看着她,目光微动,眼底是深藏的宠溺。

    一场人蛇大战,以黑色巨蛇惨白告终。

    凤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黑色巨蛇,眉头微皱,转头看着无情,问道:“你会处理食材吗?”

    无情面不改色地回道:“我只会吃。”

    特么的,你只会吃,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一定是被人伺候惯了的主!

    凤栖伸脚踢了一下,幽幽叹息一声,“若是当扈在这里就好了。”

    “公主!老子在这儿呢!”

    凤栖摇了摇头,“哎,难道是太想念他了吗,居然出现幻听了。”

    “公主!不是幻听!老子来了!”

    凤栖脚下一僵,急忙抬头朝天上看去,正看到一只红色的大鸟在空中盘旋,身后还跟着一只三头黑鸟。

    正是当扈和鵸鵌鸟!

    凤栖转头看向无情,眼睛眨了眨,“我不是在做梦?无情少侠,天上是不是有两只鸟?”

    无情抬头看了一眼,眸底暗光一闪而逝,周身好似有寒气涌出,声音也冷了些,“嗯。”

    凤栖得到他肯定的答案,眼睛一瞪,又转头看向空中,两只鸟已经俯冲而下了。

    还未落地,当扈已化作人形,眼里泛着泪花,二话不说,就朝凤栖扑了过来,准备来个熊抱。

    “公主!老子终于找到你了!”

    “砰”撞上一堵肉墙。

    咦?公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胖了,居然双手揽不过来了?为何黏糊糊的?怎么还臭烘烘的?

    当扈转头一看,眼前是一堵黑色的肉墙,上面带着触目惊心的割痕,还在流着腥臭的血!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

    当扈“蹭”的一下退出十几步,这才看清,原来竟是一只死翘翘的黑色巨蛇!

    “啊啊啊啊!老子不是去抱公主的么?为何前面会出现这个鬼东西?!脏死了!臭死了!”

    鵸鵌鸟本打算跟着当扈上前,抱一抱凤栖的大腿的,可动作偏偏慢了一拍,还没抬起脚步呢,就看到对面突然飞来一堵巨大的黑色肉墙。

    那血肉模糊的样子,看着都觉得恶心,心里忍不住嘀咕,还好晚了一步,这要是撞上了,以后怕是会有心理阴影了,可怜的当扈大哥。

    鵸鵌鸟看着罪魁祸首,暗搓搓地走到当扈身边,开始噼里啪啦地举报。

    “当扈大哥,我刚刚看清楚了,就是那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干的!他不会就是主人新收的宠物?”

    “当扈大哥,没错,就是他,是他把这又黑又臭的蛇扔到你面前,故意挡住你的去路的!”

    “当扈大哥,赶紧削他!给他长长规矩!所谓先来后到,他在我们所有人之后,理应叫我们一声大哥!”

    新收的宠物?

    凤栖看着面色冷寒的无情,小心肝颤了颤,明明都过了五百年了,为什么这两个家伙丝毫没有长进呢?这臭德性真是一言难尽,还是这么没有眼力见!

    她有心给两个家伙使眼色,可惜根本没人看,两个家伙正暗搓搓地商量着,怎么给新来的小弟立规矩呢。

    好,你们非要往刀口上撞,我也爱莫能助了,爱宠们,你们安息,祈祷。

    无情看着一人一鸟,眉眼间满是霜雪色,周身好似有寒气渗透而出,宠物?呵呵。

    当扈虽然头脑简单了些,但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只看了男人一眼,就明白了。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气,有敌意!

    不过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熟悉呢?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等等,这个黑金面具,这个黑色的袍子,特么的,这不是比武招亲大会上出现的无情吗?

    当扈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地跳起来,刚要跑到凤栖跟前问个明白,又想起刚刚碰壁的事,脚步一顿,身形定在了那里,与凤栖隔空相望。

    鵸鵌鸟三只脑袋缠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当扈大哥这是怎么了?反应有点怪啊?就算平时怂了点,也不至于连句话都不敢说?”

    “确实有古怪,他看那个新来的小弟的眼神就不对,难不成以前见过?”

    “可是那个新来的小弟,显然不喜欢我们靠近主人啊,这可如何是好?”

    当扈脑仁疼的厉害,转头喝了一声,“闭嘴!蠢鸟!”

    鵸鵌鸟委屈巴巴地看向凤栖,鳄鱼眼泪都快挤出来了。

    “主人,看到了吗?你不在的时候,当扈大哥就是这样对我们的!”

    “主人,我们好可怜啊,天天被骂,偶尔还要挨打,急需你的安慰!”

    “主人,五百年不见了,你都不想我们吗?不应该飞奔过来抱抱我们吗?为了找你,我们费劲苦楚,忍受一切磨难,毛都换了好几茬!”

    哎呦,可怜见的!

    凤栖转头瞥了一眼无情,忽然想到,这是我的宠物,我过去抱抱他们也是理所应当,为什么要在乎他的想法呢?

    哎,肯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思及此,凤栖对当扈和鵸鵌鸟做了个手势,然后坦坦荡荡地走了过去。

    当扈眼睛一亮,见她走到近前,作势就要扑上去,眼角余光却扫到一张冰冷的脸,那刺骨的目光有如实质,吓得他身板一颤,硬生生地收回了两只手。

    他扭扭捏捏地站在凤栖一步开外,开始声泪俱下地控诉,“公主,这五百年你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跟我们联系一下,你知道我们有多想你吗?老子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老子明明是公主的爱宠,那个无情不过是个陌生人,凭什么阻止老子跟公主抱抱?还特么要站在一步开外说话!就因为他修为高吗?

    修为高了不起啊?好,修为高确实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具体情况可参照鵸鵌鸟的下场。

    鵸鵌鸟见当扈收回了手,心中讶异,哼,当扈大哥真胆小,不过是一条死蛇,就把他吓住了!我们可不怕!

    心里这般想着,雄赳赳,气昂昂地就走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投入主人的怀抱,却突然腿上一疼,整个身子朝后趔趄,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趴地!

    四腿朝天,翅膀着地,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特么的,到底是谁暗算我!疼死了,哎呦,我的脚脖子啊!”

    “肯定是那个新来的小弟,他就是不想看到我们跟主人亲密!他肯定是在嫉妒我们!嫉妒我们跟主人的亲密关系!”

    “没错!这个小肚鸡肠的坏男人!不叫大哥就算了,还敢出手伤人!绝对不能原谅!”

    当扈看着四脚朝天的鵸鵌鸟,心里终于平衡了,哎,好兄弟,有难就应该一起当,看他们还笑不笑话老子!

    哼,老子绝对是大智若愚,识时务者为俊杰,知道惹不起,最起码还能躲得起,这个蠢鸟,上赶着往上扑,这不典型地找死么!

    估计若不是看在公主的份上,无情早就拔出背后的双剑,左一下右一下,鸟脑袋就离开脖子了!

    当扈先是对难兄难弟致以最诚挚的问候,然后对着凤栖继续诉苦。

    “公主,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们几个,一句话不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凤栖看着一步开外,看着他眼泪糊满脸,还有些讶异,没想到当扈这家伙还会流眼泪,当然不是戏精的眼泪,而是真诚的眼泪。

    看来自己当初不告而别,确实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悲苦记忆啊。

    她面色微白,说道:“当初并非有意不告而别,而是被人算计了,直接掉到了西海,哪还有时间去跟你告别,说出来都是泪呀。”

    当扈想起当初土蝼说的话,脸上露出一抹了然,可还是有些小性,又说道:“那后来呢?公主醒来之后,为什么不来找我们?这都五百年了呀!”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却和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无情搞到了一起?你有想过我们的心理阴影面积吗?

    这句自然是没敢说出口,毕竟正主就在一边站着呢,身上还不时射出冷箭,除非不想活了,才会去招惹他!

    凤栖幽幽叹息一声,“不是不想来找你们,而是我这一觉,一睡就是五百年,上个月才刚刚醒来。

    为了救文鳐,刚醒来就上路了,本打算这两天就找找你们呢,没想到你们自己就找过来了。”

    救文鳐?

    当扈眼神一暗,根本顾不上吃醋了,急忙问道:“文鳐没有死,对不对?公主?”

    凤栖眼底闪过一丝悲伤,低声道:“嗯,没有死,只要我将灵草兽丹收集齐备了,炼出一颗聚魂丹,就可以把他救活了。”

    当扈激动得手舞足蹈,在周围转了几圈,喃喃自语,“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文鳐没有死!文鳐没有死!”

    正沉浸在喜悦中,耳边响起聒噪的声音。

    “主人,你能不能先把我们扶起来再叙旧啊?呜呜呜,脖子快断了!”

    “当扈大哥,你的小可爱还在地上挣扎呢?你没看到吗?赶紧扶我起来,呜呜呜,屁股疼死了!”

    “公主,当扈大哥,快点伸出援手啊,我们要死了,腰好疼,屁股好疼,翅膀也好疼!”

    所以说,谁叫你们没眼色,作死呢!

    当扈偷偷瞥了无情一眼,哪敢让凤栖出手啊,出手如电,一个用力,把鵸鵌鸟从地上拎了起来。

    刚刚获得自由的鵸鵌鸟就打算找无情秋后算账,可惜被当扈揪住了脑袋上的毛。

    他压低了声音,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别干傻事了,那个男人,你们惹不得!

    他根本不是什么新收的小弟,而是公主的熟人!修为极高,十个你们都比不过的!”

    什么?熟人?为什么不早说?

    鵸鵌鸟一听这话,立刻怂了,暗搓搓地站到当扈身后,身上的毛都耷拉了下来。

    凤栖看了看两只爱宠,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无情,呵呵干笑两声,然后将目光锁定了爱宠,问道:“大老远地赶过来,饿不饿呀?”

    有吃的!

    当扈和鵸鵌鸟当即点头如捣蒜,差点把脑袋甩出去,“嗯,嗯,自从离开了公主,我们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凤栖勾唇一笑,“这样啊,那为什么你们没有瘦,反而更圆润了呢?”

    当扈老脸一红,脖子一梗,打算装死到底,就是不能承认,“那还不是因为想你想的坏了身体,开始暴饮暴食,虽然吃了很多,但确实很饿的!”

    嗯,对,就是这样!打死也不能承认每天吃很多!差点吃遍了四海五山!

    凤栖眸子眯起来,了然地看着心虚的两只,摆了摆手,“行了,难得团聚到一起,定要让你们吃顿饱的。当扈,看到那条黑蛇了吗?你去把它处理一下,晚上给你烤蛇肉,做蛇羹!”

    特么的,没想到过了五百年,老子还是逃不脱洗菜拔毛的命运!

    当扈原本灿烂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眼里射出绿幽幽的光。

    为什么不让鵸鵌鸟去?

    鵸鵌鸟委屈地摇摇头,人家手无缚鸡之力,虽然脑袋很多,但是没有卵用!最多能帮忙多吃点!

    为什么不让无情去?

    无情是人如其名,那叫一个面无表情,冷酷无情,多看一眼,都能被冻死!

    凤栖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快点去,大家等着吃晚饭呢。”

    当扈咬着牙朝黑色大蛇走去,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把匕首,狠狠地一插,恨不能把大蛇戳成筛子。

    凤栖走到另一侧,摇了摇头,“小当当啊,你要是这样戳下去,肉质可就不美味了。”

    当扈内心很是煎熬,一方面想要吃好吃的,一方面又不想动手,那叫一个风里雨里,我最苦逼。

    凤栖刚抬起头,正准备伸伸懒腰,耳边再次炸响一声。

    “主人!主人!”

    几人同时抬头,就看到一个肤白貌美的小萝莉,肩膀上还蹲着一坨绿色的蛇蛇。

    主人?

    凤栖看着风驰电掣飞过来的少女,脸上有点懵,肥遗兽倒是熟悉,毕竟一点没变,可这个少女是谁啊?

    当扈将手中匕首往黑蛇肚子上一插,叫道:“死肥蛇,你还真厉害!五百年不见,你居然找了个老婆!”

    这句话好似平地惊雷,立刻把众人炸得外焦里嫩。

    鵸鵌鸟站到凤栖身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乱飞。

    “土肥圆,你真的找了个老婆?可是这明显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啊?你不是喜欢波涛胸涌的美人吗?这、这也太平了?”

    “土肥圆,你这家伙可以啊,平时一句话没有,居然还能撩到妹子!赶紧传授一下秘诀啊!让我们也早日摆脱单身!”

    “不过,土肥圆,你不是跟土蝼一起的么?如今你找了老婆,土蝼呢?不会被你丢了?”

    “咔嚓”一声,一身黄衣的萝莉土蝼从身后摸出一抹大刀,目测比她身高还要长半截,握在她手上,虎虎生威,往旁边随手一挥,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应声而倒。

    “鵸鵌鸟,你找死!老娘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太平!”17好看的小说m.haotx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