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都市言情 -> 宫心叵测

第2334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看的小说haotxt.com    南瑾王看着皇问道:“你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皇道:“第二个条件是……”

    他说到这里转头看了一眼跪了一地的女人们,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南瑾王道:“朕死后,你要好好的善待这些女人。

    因为她们不仅是朕的女人,而且也是你的兄嫂。善待她们,于你的名声有好处,朕也自然去的开心。”

    “这么简单?”南瑾王再也想不到皇的两个条件,会是如此好办的两件事情。

    他以为,皇必定会出两个稀古怪的条件给他,让他办不到,皇不会将皇位禅让给他。

    说实话,如皇所言,如果能够友好的进行禅让,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他其实也不想将皇折磨的死去活来,到最后皇受不了了,才将皇位交给他,这样的局面不是他想要的。

    毕竟他与皇是同一个根出来的两兄弟,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兄弟之间互相残杀。

    这不仅有损他的名声,也会损了皇的名声,更会丢了杨家的面子。

    皇看到南瑾王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笑道:“这么简单,条件虽简单,但做起来不一定简单。

    不管怎样,你只要在我走后好好的待我的妻儿,你的名声自然也是好的。”

    “这个不用你说,本王自有分寸。”南瑾王应了一声。

    “如此甚好。”

    皇点头,也不再看南瑾王了,而是强忍着身的痛楚,走到皇后和宇修仪,及华充媛和四妃等人的面前,深情地将她们一个一个的拥抱了一下。

    然后才看着她们,深深的说了一句:“苦了你们了。”

    他的女人们听了都硬咽着喉咙,沙哑的轻声唤道:“皇……”

    皇说完便向着独孤王兰靠近,伸手将她从宇修仪和华充媛的身边拉过来,默默的看了她一会,知道她受的伤最重,但他却不能为她抚平。

    想他爱了她一生,保护了她一生,并给了她一生最好的东西。临死,他却给她带去了最大的伤害,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她能够幸福快乐的过一生。

    想着,他放开独孤王兰,看着地一直跪着的桂公公道:“小桂子听命。”

    “遵命!”桂公公闻言连忙站起来,走到皇的身边,弯腰看着他问,“皇有何吩咐?”

    皇道:“传朕旨意,册封独孤王兰为皇后。”

    “遵命!”

    独孤王兰听了怔住了,眼泪却在这时刷刷的往下流。

    她一边哭着一边听着桂公公的宣旨,心里已经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知道皇这是在保护她,和维护她的尊严。

    皇要走了,走了之后意味着他是先皇,而她则是太皇后。

    有了这个最高荣誉的尊称,往后的岁月里,即使她被南瑾王一生软禁在坤宁宫,她也能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和膜拜。

    她想到这里心都要碎了,因为直到此刻她才猛然惊醒,原来一个人的心是可以为情而感动的。

    一直以来,她知道皇爱她,但她从来没有被感动过,甚至很反感皇爱她。

    因为他的爱,剥夺了她与南瑾王之间的情,让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往,只能暗地里tōu qíng。

    如今,也是因为皇的爱让她看清这个世,谁是最爱她的人,谁又是最值得她去爱的人。

    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体会到穆霖跟她讲的,那个男人穿越回到过去五百年寻找真爱的故事。

    也体会到了穆霖说的那段话,是多么的有真理。

    她记得那段话是这样说的: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此刻,她看着皇,她想把心的想法告诉他,那个男人穿越五百年回去寻找真爱之后的后悔的心,也是她的心。

    然而她却没有机会了。因为皇吩咐玩完册封事情后,被南瑾王和宇蚕带走了。

    而她们这些女人和奴才奴婢等人,便被带回了各自的宫等候命运的安排。

    这一等候是几天几夜,甚至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大的事情是皇在朝堂之,当着武大臣的面将皇位禅让给了南瑾王,连同玉玺交给了南瑾王。

    他禅让玩完皇之位后,退下朝便回到了自己的金銮殿离世了。

    在离世之前,他将桂公公安排给了皇后做贴身使唤的奴才。

    桂公公很感激皇的安排,便对皇后尽心尽责的照顾和侍候。

    不为别的,只为感觉激皇对他的恩情。

    因为像他这种奴才,皇宫既以换了君王,没有他立足之地,他是会被杀死的。

    他其实也做好了被杀的准备,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皇最后也顾及到了他。

    不但保全了他的性命,还把他安排到了太皇后身边。

    他感动和感激之下余,对太皇后十分的忠诚和细心的照顾。

    在他贴心的照顾之下,独孤王兰度过了人生最艰难和最痛苦的日子。

    她几次想要zì shā,但是,因为气不过南瑾王的为人,她决定还是活下来。

    不为别的,只为了要当面给南瑾王一耳光,一解心头之恨。

    然而,南瑾王根本像忘了,这个世有她独孤王兰的存在一样。

    自从他当皇帝以后,他一直没来看过她。

    当然,她也知道他很忙。他刚刚当皇帝,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出理和解决。

    听桂公公说,南瑾王当皇帝的第一件事情,是换了好多的武大臣,把先皇之前的心腹大臣全都换成了他的。

    他本来给宇蚕安排了一个宰相之位,但是宇蚕并不稀罕,而是带着自己的兵马回扬州了。

    南瑾王看了气不过,却又拿宇蚕毫无办法。这一点,正如当初的先皇一样。

    接下来,南瑾王还把东宫和后宫全都清理了一下。他把先皇的妃子们全都安排住进了一个宫殿,软禁起来。

    而她,则仿佛被他忘了一样。他既没有解禁她的局面,也没有把她赶出坤宁宫。

    至于先皇的穆修容,却是得到了南瑾王的特别对待。

    这是她想不到的,也是羡慕得要死的。

    但是,对于穆霖来说,却不是什么特别值得羡慕的。

    她反而羡慕皇后被遗弃在坤宁宫无人打扰,哪里像她这样,整天被人骚扰。

    骚扰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南瑾王,现在的皇。

    南瑾王登基做皇帝已经一个月了,但是穆霖还是无法把他看成皇,或者称他为皇。

    每次南瑾王来了,她依然称呼他为南瑾王。

    南瑾王倒是不在意穆霖称他为南瑾王。

    不过,他对自己的尊称却已经从本王改变成了朕。

    当然,其他人对南瑾王的称呼也早已改成了皇,连明淳也改为皇了。

    不但如此,明淳还劝穆霖,要称南瑾王为皇,切不可意气用事再叫南瑾王。

    毕竟南瑾王已经成为了皇是事实,她再如何的惦记先皇也是没有用了。

    穆霖听了只觉得好笑,她并非惦记着先皇而对南瑾王这样的,她只是一时不习惯,改不了口而已。

    其实,南瑾wáng gāng开始也没也没怎么骚扰她,只是每天会抽时间来看看她,对她的友好尊敬。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态度变了,变得暧,昧了。他也开始变得喜欢对她动手动脚了,这一点让她感到烦不甚烦。

    于是,当他再次要对她动手脚时,她义正言辞的把他骂了一顿。

    她说她是先皇的女人,也是他的嫂子。南瑾王怎可乱了伦理,乱了道德,对自己的亲嫂子动手脚,而且还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嫂子动手脚?

    这事要是传出去,于你皇的龙威何在?岂不是要让天下的人笑话?

    南瑾王听了气不过,但也无话反驳她,只得一佛袖子离开了。

    直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再也没来过。

    穆霖也落得一个清净,便如往常一样过日子。

    虽然现在换了皇,但她有孕的事情,却是全后宫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所以她的日常孕检什么的,依旧是陈太医。

    不过,陈太医只来过一次看她。看她的时候,他建议把穆霖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因为她的身孕毕竟是假的,时间长了必定会被人知道。

    但是穆霖却不愿意。

    她说即使是假的,她也要为先皇保留一支血脉,只因先皇生前待她不错。

    陈太医听了气得直哆嗦,想骂穆霖,又终究骂不出口。

    他一气之下也走了,这一走是好久没有来了。

    穆霖看了不由得笑道,觉得来看她的人都会被她气走,看来她真心的不好说话。

    她不由得想到,如果叶成枫来看她,他会不会也被她气走呢?

    当然,叶成枫也许永远也不会来看她了。因为他被南瑾王调到刑部去当官了,据说官职还不小,专管疑难案件。

    对于这个职位,想必叶成枫很高兴?

    因为他一生之最喜欢的是查案,现在南瑾王物有所用,既是用人的好司,同时又是对叶成枫最大的尊重。

    想到叶成枫她不禁叹了口气,她本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他的身,结果发生她与姚昭仪的事件。

    她知道叶成枫之所以失言,一定是知道姚昭仪会变疯是她害的。

    她当时也是气不过才会忽然产生了杀害姚昭仪的念头,结果被林司乐所救下了姚昭仪,却让姚昭仪得了一个失心疯的病。

    她知道这种病跟失魂症其实是同出一个病因,都是因为心里受到了巨大的恐惧感而得来的。

    这种病很难治愈,除非受害人在会再一次经历同意样的恐惧撞击,才会突然清醒过来。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有些人算是经历了同样恐怖的事情,也依然不能治愈她失心疯,反而让她的疯癫症状更加的严重。

    想到这里,目穆林觉得如果有机会,应该去cì jī一下姚昭仪,看看能不能把她的失心疯cì jī得好起来。

    她想,如果她把姚昭仪的失心疯cì jī得好起来了,也许叶成枫会原谅她了。

    到时,她出宫还有希望。

    然而……

    穆霖感到无的沮丧。只因现在的局面别说她再也见不到姚昭仪,算见到了姚昭仪把她的失心疯cì jī好了,穆霖也再也见不到叶成枫了。

    现在的也叶成枫是刑部的人,而不是后宫的寺卫,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可以在后宫随意走动。

    想到这里,她真是郁闷极了,也烦恼极了。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有一件事情让她更烦恼。

    因为她见到了一个从未想过的会见到的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先皇在世时,曾经在月赏宫侍候过穆霖的宫女宣宣,也是当今皇最宠的妃子,宣妃。

    穆霖再也没有想到,宣宣出了一趟宫回来摇身一变,变成了当今皇最宠的妃子。

    宣妃来看穆霖的时候,正是穆霖午睡时间。

    一直以来穆霖都有午睡的习惯,先皇在世时,她的午睡时间是绝对不永许有人打搅。

    然而现在君王已换,她虽说是当今皇很敬重的仙女,但她不是皇最宠的妃子。

    当仙女碰最宠的妃子时,仙女也要低头。

    所以,在大家看来,宣妃来看穆霖,是对穆霖的一种赏赐。穆霖要感恩戴德的把她膜拜起来。

    也所以,即使她还在午睡,她也被钟惠伺叫了起来。

    钟慧伺跟她说,现在时势不同,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她听了叹了口气,知道钟惠侍说得对,便慢悠悠的起身了。

    说实话,她的确却不想见宣妃,因为见了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既是如此,见了又用?除了自取其辱之外,是难过。

    但她还是听从了钟慧伺的话,起身接见宣妃了。

    只因钟慧伺说得对,她要以大局为重。14好看的小说m.haotx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