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玄幻魔法 -> 大衍剑歌

第十五疯章 疯狂之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看的小说haotxt.com    月至中天,南蛮的夜半天寒地冻,与白日温差极大,让无法动用修为的烛西堂浑身发抖。

    “嗯……”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宛若来自天外。

    烛西堂猛然抬起头,望着漆黑的与天地融为一体的镇魂碑,惊道:“勾凉神,是您吗?我是您的信徒烛西堂啊!”

    “嗡……”

    镇魂碑上元气荡漾,原本漆黑的石碑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从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面相。

    “你别嚷嚷,我不就是打了个盹吗,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忘。”

    面相模糊看不出年龄,但听声音很年轻,而且说话语气随意,一点也不符合烛西堂心中对神的想象。

    “您,真的是勾凉神?”

    烛西堂有些疑惑,神不应该都是高冷而又威严的吗?怎么听这个口气,不太对劲呀?

    “蠢货,”年轻的声音骂了一句,然后沉吟了一下,说:“嗯,你可以叫我勾凉神,这个称呼还挺拉风的。”

    烛西堂咽了咽口水,风中凌乱。

    “对于你们这些尚未开化的愚民而言,我当你们的神绰绰有余。”年轻的声音继续响起:“你真的想救你女儿?”

    “当然,作为父亲,哪怕是拼了性命,我也要让弦清恢复健康。”烛西堂不容置疑地说。

    “谁稀罕你的性命?你命也没那么值钱。”

    “勾凉神”不屑地说道:“不过你的心很真诚,这一点值得肯定。”

    烛西堂有些急切道:“还请神明示,罪人该如何行事,方可挽救小女?”

    南蛮大地神的信徒总爱自称罪人,勾凉神心里冷笑了一下,你们是罪人,那神不成了罪魁祸首吗?

    嗯,不错,有些所谓的神,还真是罪魁祸首。

    勾凉神在心里腹诽。

    “烛西堂,你知道我为何选择你吗?”

    烛西堂一愣,他当然不知道!

    “算了,料你也不知道,”勾凉神自言自语似的:“实话告诉你,你们南蛮之地马上就要迎来灾祸了,本来这事儿跟我也没关系,可南蛮之地是我一个朋友留在神州大地上的一份财产,他临走之前托我照拂一二,否则我才懒得管着点屁事儿。”

    烛西堂其他的没听进去,就听进去了勾凉神的朋友这句话,他想,神的朋友,肯定也是神,南蛮之地果然是神的传承,是神州正统。

    “你虽然没有什么优点,但人品还算不错,不像魅灵族其他人,简直就是一群狂热分子,无脑信徒,所以我选择你。”

    “能得神的认可,是罪人的荣幸。”烛西堂诚惶诚恐,不敢倨傲。可勾凉神说了半天,他还是没明白为何选择自己啊,难道就因为自己人品不错?太荒谬了。

    “烛西堂,你考虑清楚了吗?一旦我说出要求,你若不答应或者做不到,后果很严重。”勾凉神恶狠狠地威胁。

    烛西堂不知道他要自己干什么,但为了弦清,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所畏惧:“请神明示,罪人万死不辞。”

    “好,”勾凉神微眯的双眼突然睁大,眼中精光爆射:“我要你去砸碎烛九阴的雕像,毁了供奉烛九阴的神庙!”

    烛西堂浑身剧颤,他痴痴地望着勾凉神模糊的面容,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你不答应?”勾凉神的眼神一变,烛西堂顿时觉得神魂战栗,像针扎一般痛苦。

    “罪人莫敢不从!”烛西堂把心一横,横竖是死,不如以死换来弦清的健康!

    勾凉神这才收回目光,笑了笑:“你回去,这块镇魂碑你带回去,让你女儿吸收了,她的病情自然痊愈。”

    说完之后他便隐匿了踪迹,偌大的镇魂碑突然拔地而起,在空中变幻,最终变成了一块砖头大小。

    烛西堂将小小的砖头拾起来,却没想到这东西沉逾万斤,他没有修为之力,根本搬不动!

    “轰!”

    突然之间天地一阵气浪爆开,灵气翻飞之后,烛西堂顿时精神大震,勾凉山终于解除了禁锢,他恢复了修为!

    隐秘的时空中,勾凉神目送烛西堂下了山,他喃喃自语道:“方衍啊方衍,你惹出来的祸事为啥总要我替你擦屁股呢?”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勾凉神的一道神识突然穿越了虚空,去向了另一方。

    冥冥中自有天意,有些事情似乎上天早已注定,无论你怎么去改变去规避,该发生的事情总会以你想不到的方式发生。

    就比如卜公的预言,他早就有了“祸从南起”的断定,望天塔一直在试图改变,却依然无法改变,预言终究还是成了真。

    只是,这个“南”不是南州,也不是大隋王朝之南,而是南蛮之地。

    异象总是预示着一些事,让人无端猜测,猜到一点皮毛,又远离真像。

    卜公的天命之术比起秋易荒截然不同,他善于推测天地大势,而秋易荒更擅长命理吉凶。

    说不上哪种更好,因为作用完全不同。

    秋易荒此时就坐在十绝殿内,和方雪恨促膝长谈。

    “你有一劫,过了,便是鱼跃龙门,不过,就是身死道消。”秋易荒语出惊人。

    “大师,我才突破悟魂境,你就告诉我有血光之灾,不会是故意唬我?”方雪恨还是喜欢称呼他为大师,他觉得秋易荒很有大师的气派。

    虽然满口黄牙不修边幅,但总有一股高人的气息——并非他不洗澡的酸臭味儿。

    秋易荒嘿嘿一笑:“当然不是唬你,你是谁,你是方衍的后人,你若没有点磕磕碰碰的灾难,你自己也不信?”

    “我靠,”方雪恨瞪着眼睛:“大师你什么时候改走江湖骗子的路数了?说些万金油的话糊弄钱财呢!”

    方雪恨愤愤道:“把镇魂石还我,我不算了!”

    “别呀!”秋易荒赶紧将镇魂石揣进兜里,鹅蛋般大小的镇魂石,那可是不得了的宝贝呢!

    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

    “来,老夫就好好地为你算上一卦。”秋易荒马上恢复了认真脸,牵着方雪恨的手掌左看右看,动作很不正经,很没有水准,但他的双眸中,星辰流转。

    《紫微斗数算经》的来历已经不可考,但数万年修成的人不超过一只手。这也难怪秋易荒手把手教导云修竹,那个家伙却也只比江湖术士街头骗子强一点。

    这部gōng fǎ有多神奇多强大,也只有秋易荒本人才知晓。

    过了不到十个呼吸,秋易荒便放开了方雪恨的手掌,他看上去什么也没做,但额头上却布满的细密的汗珠。

    “大师,如何?”

    方雪恨问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周小渠和江凝雪。

    秋易荒擦了擦汗,有些虚弱道:“难度很大,你这点钱,我很难帮你办事啊。”

    “我去,大师,你趁火打劫啊!”方雪恨十分郁闷:“给,最后一颗镇魂石了啊!”

    他再掏出一颗镇魂石递给秋易荒,心在滴血。

    秋易荒顿时双目放光来了精神,笑嘻嘻道:“通过我的推算,你那位小"qing ren",如今与你相距甚远呐!”

    “什么小"qing ren",大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方雪恨无语了。

    “呃?我听卓青这么喊的嘛,嗯周小渠,她可能不在这片土地咯。”秋易荒有些感慨,他还是第一次捕捉到完全不同的气息,果然九州并非唯一啊。

    “什么意思?大师你能不能说明白点?”

    秋易荒顿了顿:“说白了,就是周小渠很可能在另一个九州,或者说另一个世界,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就是不在我们所熟知的这方天地中,但又真实地存在着!”

    “大师,你没玩开玩笑?”

    “我看起来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方雪恨彻底懵了,老天爷这个玩笑开大了。

    “大师,那个世界,怎么去?”

    秋易荒摇了摇头:“我要是知道我早就去了,我算出来周小渠在东方,一个白水环伺,终日风雪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甚至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听说过。”

    方雪恨心情复杂,周铁匠说周小渠是轮回转世之身,他能够接受,但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情况,莫非这天地并不是唯一?莫非在某个他看不见的地方,还隐藏着另一片天地,那里也生活着同样的人类?

    实在太难以置信,方雪恨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至于江凝雪,这个丫头我算不出来,她的命数,被人掩藏了起来,我只能顺着你的记忆气息查探到一片混沌,我的能力不够,做不到拨云见日。”

    方雪恨心中大定:“只要活着就好,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的。”

    “大师,你能不能再帮我推算一下,小渠儿现在过得好不好?”

    秋易荒一愣:“大哥,我这这个是要折寿的,你以为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啊?推算她过得好不好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啊?好与不好你又能做什么,你连看都看不见。”

    方雪恨再摸出一颗镇魂石,这真的是最后一颗了。

    秋易荒心中一软,咬牙道:“也罢,看在镇魂石的面子上,我陪你疯一把。”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收下这颗镇魂石。

    无尽时空的某个地方,有一片净土,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随处可见飞禽走兽花草含香,可就在这片净土的边缘,有宽阔的大河环绕,这里终年下着雪,却冻不住河水,它永远波涛汹涌,奔流不息。

    “嗯?有人窥视?”

    突然,一个美妇眼睛一眨,向天空伸出手掌,洒下一片月光。15好看的小说m.haotx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