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武侠修真 -> 三国之四世三公

第六二三章 坐等看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天之后,本溪城外,六万大军集结,扶余、沃沮等六个国家各一万士兵,其中二千骑兵,八千步兵。装备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当初他们攻入幽州时的装备,袁常不会傻到把幽州的精良装备给这些原本的敌人使用。

    在袁常的忽悠,还有六国的主将的鼓舞之下,六国的副将领着一万兵马,踏上了攻伐高句丽的征程。

    “诸位,观尔等国家壮士,精气十足,气势雄厚,想来攻入高句丽,当无往而不利,本州牧很期待诸位国家的壮士能够带来好消息!”袁常脸上挂着微笑,平静的说道。

    其实,袁常对于六国的士兵并不是很看好。虽然说六国的兵力有六万,骑兵一万二千,步兵四万八千,对于周边的异族小国来说,这样的兵力已经是十分强大的了。但是,首先这是六个国家的联军,在指挥上就会存在差异,想要让六个国家的士兵能够做到如臂使指,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就如战国之时,楚、燕、韩、赵、魏、齐六国联军,出兵数十万去攻打秦国,结果,在函谷关前各自存有私心、同床异梦,一场声势浩大的联军自此失败,以致于被秦国逐一击破,最终国破家亡;还有此前的十八路诸侯讨董,也是如这般一样的情形,因此,联军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并不见得能够做到无往而不利。想想看,历史上隋炀帝杨广三征高句丽,投入士兵百万余,结果还是接连惨败,乃至于把国力消耗一空,最终成全了太远李氏。

    而且,历史上,高句丽消灭了扶余、沃沮,把马韩、辰韩和弁韩打的变成了新罗和百济,由此可见,高句丽也是极其强悍,并非那么轻易的就可以拿下。袁常嘴上这么说,其实内心里并不是很看好六国的兵马。

    “高句丽乃是有罪之国,高句丽王无故兴兵幽州,以致于幽州百姓惨遭灾难,我等作为幽州邻邦,岂能视而不见,定要给高句丽这等无知小国一个教训。”

    “正是,若是不将高句丽拿下,如何对得起幽州受害的百姓!”

    金太浓、简丘台等人纷纷出言,皆是一副大义凛然,要惩罚高句丽这种邪恶分子的正义之士。他们没有丝毫的愧疚,其实他们和高句丽是一个本质的类型。当然,他们肯定不会这么觉得,现在袁常是要对付高句丽,他们自然是火上浇油,以免袁常盯上他们的国家。

    袁常一脸满意的笑容,轻声说道:“嗯,诸位将军所言甚是。如今大军已经开拔进入高句丽国土,我等也不能落后。太史慈军长、于禁军长,你二人整顿大军,备足粮草,明日便出发攻入高句丽!”

    “诺!”

    对着太史慈和于禁下达了命令之后,袁常看向简丘台、沃尔顿六人,说道:“本州牧身居中原,还从未见识过高句丽国的风情景观,想来诸位将军也是如此,明日大军出发,诸位将军便跟随本州牧一同进入高句丽国,欣赏高句丽国的景色,何如?”

    袁常当然要把这六个家伙给带在身边,一个是为了防止这些家伙留在幽州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虽然这个概率很袁常也不会大意;其次,三天前袁常和郭嘉他们商讨的劳改制度也已经传到北京城,通过司空摘星的神隼做好了规划安排,所以,袁常自然是要把他们六人给调走,不能继续留在幽州,这样,荀谌、董昭、徐庶他们才能够对十几万的俘虏进行劳改整顿。否则,要是让他们六人知道袁常这样安排这些俘虏,即便他们再怕死,估计也会跳出来反抗。只要初期能够顺利的进行劳改整顿,接下来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而且,到时候他们怕是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俘虏了。

    第二日,太史慈和于禁二人也各自整顿好麾下兵马,在之前的战斗中一些士兵受伤,自然不能继续参战,故而,此次出征,太史慈和于禁二人麾下仅有四万兵马。不过,有这些兵力已经足够对付之后的战斗了。

    “出发!”

    随着袁常大手一挥,一声大喝,八万大军分成两军,浩浩荡荡的向着高句丽的国土进发。大军行了三日,便已经到达幽州和高句丽的交界处。幽州和高句丽的交界处,并没有建设关口,也没有建设城池,只是有一个小村落-本图。

    自夏朝这个华夏的第一个国家建立以来,东面和西面的异族都不是中原最大的敌人,唯有北面的异族,一直都是中原的大患。所以,在东面和西面的边境之上,并没有建立什么强力的防御措施,而本溪城,则是幽州与高句丽最邻近的一座城池。本图这个村落的形成,也是因为中原和高句丽商旅之间的往来而形成的,过往商人需要饮水、休息什么的,便是在本图进行,然后便能够进入本溪城。本图虽然是一个小村落,连防御的城墙都没有。但是,高句丽侵入幽州的时候,却也不会劫掠本图,因为本图虽然是中原人建立的村落,而高句丽的商旅进入幽州的时候,同样需要在本图进行补给,偌是将本图给毁了,对于高句丽的商人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因此,本图这样的小村落,才会如此安然的存在了这么久。

    到达本图,高句丽的边界也就一眼可及。虽然如今幽州和高句丽开战了,但是,本图这个地方却是根本不受影响,村里依然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人影,或进入村子里,或离开村子的,都有。

    袁常他们的大军也没有进入本图村里,粮草、水什么的都已经带够,自然没有什么需要补给的。况且,村子里的物资也只够往来商人补给,大军却也满足不了。

    大军依然有条不紊的朝着高句丽进发,直到进入了高句丽境内一百里的地界,也没有看到一个高句丽的人影,无论是平民百姓,或者是士兵。虽然幽州和高句丽的边界没有什么城池和关卡,但是,好歹也是边界,通常总会有士兵在边界巡逻,若是有敌人入侵,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就如此前高句丽要入侵幽州,便是隐藏在本图里的幽州探子在第一时间发现,将消息给传到北京城,从而袁常他们才能够及时的做出反应。如今,高句丽的边界这里,却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显然,六国的大军已经攻入,才会出现如此情况。

    大军又行了三日,终于到达了高句丽最边境的一个城池-千岗城。

    千岗城虽说是城,其实也就跟村落没什么区别。最外围只是用一人多高的土墙包围着,不要说防御攻城器械了,骑兵能够一跃而过,步兵都能轻易的攀上,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异族的攻城器械没什么发展,毕竟他们用不上攻城器械。如今,千岗城的土墙,到处都是破损,显然,是此前六国大军攻打千岗城,造成千岗城会有如此情形。

    “诸位,我等进入千岗城内一探,如何?”袁常将目光扫向自己的心腹,自然,也不会错过简丘台和沃尔顿他们六人。

    “是,一切听从幽州牧之令!”

    郭嘉他们当然不会反对,而简丘台和沃尔顿他们六人,也不敢反对,再说了,他们反对有什么用?

    当下,太史慈和于禁二人让副将指挥着大军在原地驻扎,只是带了数百的卫兵跟随袁常进入千岗城。或许是因为刚经历了战争的缘故,千岗城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至于千岗城的土墙,没什么好说的,有没有其实都是一样的,也不知高句丽王室脑袋里在想什么。弄这么一个土墙,简直是浪费人力和物力,若是要修建城墙,还不如直接修建一个有点档次的,偏偏弄了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土墙,简直是不让人吐槽都不行了。

    进入千岗城之后,袁常他们一眼便看到,城内到处都是破损的房屋,地面也是坑坑洼洼的,而在房屋的门前,到处都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高句丽百姓。不用想也能知道,六国的士兵攻入千岗城之后,自然是大肆抢掠了一番,才会造成眼前的情形。

    不多时,便有一个老者,在几个或断手、或断脚的青壮男子的簇拥下,朝着袁常他们走来,除了老者之外,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老者先是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只不过他说的是高句丽话,袁常他们自然听不懂。或许是意识到了,老者很快就换了语言,说的正是中原话。自汉代以来,华夏便是天下的中心,中原的语言也得以传播四方。而中原的周边国家,也都有学习中原的文化、习俗,千岗城作为高句丽的边境城市,与幽州接壤,往来的商人不断,中原话自然不会陌生,况且,这老者还是千岗城的宿老,是个知识分子,自然学习过中原话。或者说,中原的周边异族国家,只要是统治阶级、有文化的人或者商人,都会懂得中原话。

    “不知几位是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老者一脸的警惕,语气却没有多少凌厉之气,倒是让袁常觉得有些怪异。按理来说,他们高句丽和幽州开战,现在他们彼此是敌人,而袁常他们似乎已经表明了中原人的身份,老者却是没有多少敌意,倒让人觉得奇怪。不过,很快的,袁常就反应过来,有些明白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了。

    “老丈,我乃是幽州牧。因高句丽王无故发兵侵入我幽州领土,故而,本州牧此番特意前来高句丽,询问西广王为何如此。”

    袁常语气平淡,随意的捏造了一个借口。

    听袁常是幽州牧,老者也没有露出多惊讶的表情。或者说,他并不了解幽州的身份到底有多大。高句丽并的国土并没有像中原那样划出一个州,州还分成郡,接着再分出城池;在高句丽,除了高句丽王室之外,每一个范围有一个大城,而城主则是这一片范围内等级最高的人物,城主则是可以直接与高句丽王直接对话的高层。而老者作为一个城的宿老,身份地位和城主是一样的,或者说,在正常情况下,城主都要对这些宿老礼遇有加。而在中原,一个城的守将自然是不入流,想要见天子,要通过郡守、州牧,再到都城通过层层汇报之后才行,老者听袁常是幽州牧,可能也就把袁常当成他们高句丽城主一样的身份,自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因为六国的攻打,千岗城的城主早就率兵撤走,如今,老者自然是千岗城内身份最为高贵的一个。

    “哦,原来是中原的幽州牧,那不知这几位是?”老者低应了一声,将目光扫向简丘台和沃尔顿他们六人,六人的穿着和面貌看上去不像是中原人,故而,老者才会如此发问。

    “这几位是扶余、沃沮等国的将军,他们与我幽州乃是邻邦,听闻高句丽做出如此倒行逆施的举动,故而路见不平,跟随本州牧前来高句丽,替我幽州主持公道。”袁常心中暗笑,等下估计有好戏看了,只是,他面上却是保持平静,不咸不淡的回答到。

    “什么?他们就是扶余、沃沮等国的将领!”

    老者闻言惊呼一声,脸色突然变化,死死的瞪着简丘台、沃尔顿等六人,好似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了一般。而跟在老者身后的那几名手脚残缺的男子,也都露出要吃人般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简丘台他们六人,眼中的恨意,简直是比天高、比地深都无法比拟了。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原本是千岗城的士兵,之所以会手脚残缺,便是因为在此前六国攻打千岗城之时,所造成的,而他们自然知道,六国的士兵是什么人,如今听到敌国的主将在这里,他们又岂能不怒,岂能不恨。

    “老丈,你们这是为何?”袁常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故作不解的询问到,心里却是早就笑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